•    手機版




    下載客戶端后,掃描左側二維碼快速訪問本站
  •       官方微信
    南豐圈官方微信公眾賬號
    添加方式:
    1、搜索:微信號(nf_quan)
    2、掃描:掃描左側二維碼
    及時獲得南豐信息盡在 "南豐圈"
  • 南豐圈

    嫣然一笑
    發表于: 2019-10-20 14:30:06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|倒序瀏覽

    本帖最后由 嫣然一笑 于 2019-10-20 14:31 編輯


    2016年清明節后,三叔帶著二嬸、三嬸、五叔、五嬸、六叔、六嬸還有堂兄妹若干人,來到了南豐,為的是找尋小時候在南豐的記憶,也看看曾經哺育了我們的旴江水。那天,天很藍很藍,水很清很清,我們一大家人順著東門關口一直往東門街上走,邊走邊聽三叔講我們龔家的家史。

    一、小小老板,窮早當家
        我們老家是南昌人,居住在將軍渡(繩金塔邊上),并在那里開染坊店。


    (當年南豐恒順仁染坊店)

    我的祖父龔義富,生于1901年。八歲時我的太祖父眼睛失明,祖父只好去投靠開了染坊的三太叔公,并在三太叔公的染坊做學徒。因為太祖父眼瞎,祖父小小年紀便挑起了養家糊口的擔子。因為三太叔公膝下無子,便將技術毫不保留地傳給了祖父。祖父勤奮好學,不怕苦、不怕累,雖然沒有讀過書,但能記賬、算賬,精通業務。祖父十三歲時,三太叔公不幸去世,因當時祖父年紀很小,怕別人不信任他,不敢把三太叔公去世的消息外傳。為了把染坊生意做下去,祖父同往常一樣,經營著染坊店,對員工嚴格管理,對客戶真誠相待。有些布店老板很久不見三太叔公,有時問起,祖父只說忙或者身體不太舒服或外出進貨(染料)等。時過半年多,等和各家生意都做順當了,才告訴他們三太叔公早已過世,令外界愕然。我的祖父太棒了,小小年紀就撐起了如此家業,真是個小小老板。

    二、背井離鄉,逃難南豐

    1938年,日寇打到南昌。那時,有點權勢的人家紛紛乘車、乘船率先逃離南昌,而普通百姓只有靠肩挑手提、扶老攜幼步行逃難。我祖父帶領全家二十余口人,挑著擔,推著獨輪車,一路向南豐、廣昌進發。逃難途中安排二叔公推車,車上裝有進口染料,二叔公不同意,說人都管不了還要管染料,祖父堅持說,這么多人要吃要喝要生活,染料是我們的生存之本,一旦生意恢復,染料怎能可少?二叔公無可奈何,只好硬著頭皮將車推到廣昌赤水。后來據說南豐這邊是安全的,最后家人、貨物又從廣昌轉回了南豐。

    祖父帶著一大家兒女老小,一路跋山涉水,風餐露宿,吃盡了苦頭,總算來到縣城西門外。在現崇真寺附近租住房子,那里附近設有南昌人的難民營。后幾經搬家。我還記得現在的南豐縣解放路房管所,曾經是戲院子,其隔壁叫工商聯營會,那里也曾經是南昌人的難民營。我們一家在那里附近租住了很久,那里有很大的廳堂,廳堂里有幾塊很大的條板石,夏天睡在石板上涼快極了,晚上還能聽聽(隔壁戲院)唱戲。

    三、含辛茹苦,夾縫生存

    南豐原本是個小縣,抗戰期間大批難民逃到南豐,除南昌人外,還有南方人、北方人……由于人口急遽增加,南豐一下子熱鬧起來,物價上漲,房價也上漲,貨幣天天貶值,店鋪搶占地盤。加之各種賦稅高征,百姓們被壓得難以喘氣。當地百姓生活尚且十分艱難,我們從外地遷來,人生地不熟,境況可想而知。為了這一家人的生活,祖父便立即著手開染坊店。

    先要考察了解。染布需要漂洗,最后決定租東門橋下現沿江北路王家巷1號的一棟前后兩廂進的房子,既臨近河邊,也有碼口。同時將店面放在沿街邊上。那時候,沿江北路有許多南昌逃亡的人在此安頓,以姓龔和姓熊的居多。租住的老房子格局與其它老房子大都相似,前后兩廂進,中間是天井,兩側有幾間廂房,這座老屋許是哪家族姓的祠堂,房間特別少,祖父將老輩先安頓好后,年輕些的到別處另租房子居住。

    祖父安頓好家小,就去撫州采辦石頭器具,染坊的一切準備工作安排就序。恒順仁染坊在南昌繩金塔開了很久,也算是個老字號了,覺得生意一直不錯,逃難到南豐來,也就繼續用這個名號做店名。不久恒順仁染坊就在南豐開張營業。

       


    解放前染坊生產全是手工操作。從客戶接來的白布,首先要酸化處理。酸化處理是用醋酸浸泡約十二小時,一般在天井放一個直徑約兩米的大木桶,一次可酸化幾十匹布。酸化后要清洗、曬干。通過酸化處理,把棉紗中的油脂和漿清洗干凈,染出的布才會光亮色深。第二步染色。當時有三種顏色,黑色、藍色和藏青色。黑色是用英美的染料,用染鍋、染灶燒煮,染鍋直徑大約1.2米,灶下燒柴,把水燒開加入染料和少許燒堿,以中和酸性,將布投入煮30分鐘左右,煮布時要不斷翻動,使其上色均勻。色染好后將布撈起送入漂洗缸(大木桶),漂洗缸有三個,分三級,漂洗三次,每次擰干后又投入下一級木桶,這樣漂洗三次擰干,挑到河邊作最后漂洗。漂洗完后送回作坊用膠水上漿,上完漿又送到河邊沙灘或草地曬干,干后迭好送作坊進行最后一道工序,用踩布的石頭壓平、迭好,工序才算完成。踩好的布光亮、平整、干凈。然后踩布的師付把自己踩過的布作好標記。還可染青色、藏青色,這兩種色是用國內發明的植物染料。“藍靛”這種染料染坊都是買制好的,用內襯油紙的竹簍或木桶盛裝,用時拿勺舀出,顏色深淺可根據用戶要求,染色時將染料加水倒進染缸,攪拌均勻后放入布匹浸泡一天。染藏青色需再添加染料,需再次浸泡,染一次藍色,二次深藍,三次藏青。成語所說的“青出于藍而勝于藍”就出自這古老的染色過程。藍色還可以印花,先把各種花紋圖案刻好板,再將刻板放在布上刷漿或上臘,使顏色滲不進,最后進行染色。染好后將臘或上漿洗去,即顯白花。南豐的農村人就很喜歡這種印花布。染坊的生意越來越好,生產忙時每天染布六十匹,每匹布(土布)長12米、寬0.6米。




    (遺留的壓布用石具)

    祖父經營有方,染坊生意越做越大,除了承接布店染布生意外,還自己置辦起紡紗織布,在前屋柜臺賣布,產供銷一條龍。當時洋布也有賣,但土布暢銷,農民喜歡土布,說土布厚實、便宜。為迎合市場需求,染坊白天紡紗織布,忙個不停,晚上還經常要染布加班趕工。

    在南豐恒順仁有六副踩布石頭,可見當時其規模不小。當地群眾看見我們的布染得顏色好看又漂亮,生意就火起來了。但在附近住的幾家住戶說我們染布污染了河水,于是我祖父又置辦了小竹筏,撐著竹筏到旴江中央漂洗布。這樣,附近的住家戶都無話可說,和鄰里關系也處得很好。

    恒順仁染坊店始終保持了接濟窮人的傳統。店里收養了幾個貧窮的伙計,把他們當自家兒子對待,并一直保持著聯系。祖父每周還在店門口設義粥桶,供來往的窮人喝粥。店里時常有客人來往,父親以禮相待,尤其是鄉下來的,就讓他們住下來,少的一、二天,多則十天半月才走。恒順仁因此在街坊獲得了濟困仁愛的好名聲。

    四、染店分化,作坊解體

    南豐的染坊在祖父的經營下,蒸蒸日上,越做越好。俗話說:眾口難調。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,各種關系復雜起來,尤其是妯娌們閑話多了,時常會有不同意見,祖父擔心相處久了,親人間產生矛盾隔閡,便著手分家。祖父在離老染坊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租了一棟前后兩廂進的房子,又積極操辦新染坊的一切籌備工作,新染坊開張后,我祖母從西門外搬到新染坊居住。

    分家后的老染坊由義順叔公經營。義順叔公沒有獨立當過老板,經驗也少,他們兄弟多,難管理。我三叔還記得有一次半夜小偷在庫房墻上挖了一個洞,偷走十幾匹布,義順叔公找到我祖父,我祖父馬上請一些地頭蛇吃早茶,吃完早茶后他們來到打洞的地方觀察,根據打洞的方法,拆下的磚頭擺放的格式和江湖規矩,很快就知道是誰偷的,他們叫我祖父給點錢就能把布贖回。果然下午布就送回來了,義順叔公對此很感嘆。

    在新染坊,祖父請了私塾先生來教我父親和二叔讀書,讀了幾個月后,有一天夜里教書先生躺在床上抽煙,可能睡著了,把被子燒了一個大洞,他被燒醒后,爬起來澆水,險些釀成大災,第二天一早,教書先生覺得不好意思,就走了。我父親和二叔連《三字經》都還沒有讀完。

    1945年,日寇投降后,祖父當年就帶著祖母、姑姑和南豐佬叔(在南豐出生)回到南昌將軍渡,我父親、三叔和瞎子太祖父仍留在南豐。大批人馬回南昌后,我父親開始招收南豐本地學徒和賬房先生。不料賬房先生在兩年后卷款逃跑,南豐學徒在學到手藝后也紛紛自己辦起了染坊店。由于我父親經營不善,苦撐了幾年,最后還是由南豐本地人接管。我父親也在南豐娶妻(我母親),快要生產前也回到南昌,我家的染坊店在南豐便告一段落。

    我三叔龔安保,1936年出生,逃難時僅兩歲多,在南豐呆到1947年回南昌。回南昌后,在1950年下半年才上小學六年級,由于交不起學費,被迫停學去挑土方,挖下水道,半夜幫豆腐店挑水。到1952年,中南電管局來南昌招收工人,他便到技術培訓班學習,學習內容為電廠發電技術。成為中南電管局的一名正式員工后,三叔工作努力刻苦,總是到國家最需要的地方去。先后到漢口電廠、武昌電廠,后又支援廣西建設。1958年調到柳州電廠,1997年到上林發電公司任總經理,為柳州市柳北區人大代表。五叔龔火根是真正的老三屆,從南昌下放到宜春,一步一個腳印,通過自己的努力,成為江西春絲食品公司的董事長。

    南豐恒順染坊店的興衰過程,正是國難當頭時南昌逃難到南豐一批人的歷史縮影,他們也是那個苦難時代的見證人。因此我們要更加珍惜今天來之不易的和平年代。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了先輩們的堅韌不拔、勤勞智慧、自強自立。我要大聲說:逃難南豐的長輩們你們真棒,我為你們感到驕傲和自豪!


    來源:南豐縣地方文化研究中心  南豐發布




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我要注冊   掃一掃,用微信登錄

    本版積分規則

    關于我們|網站廣告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   

    Copyright © 2014-2015 南豐圈 版權所有 咨詢QQ:QQ 客服電話:13979415368
    贛ICP備12007127號-2 技術支持:南風網絡科技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
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百度x